現代水墨畫的心靈宇宙觀
劉國松先生被喻為現代水墨的創造者與實驗者,領導出一段背離中國傳統繪畫的思維與變革,他對中國傳統繪畫的省思,早在民國四十五年籌組「五月畫會」後,即強力主張中國繪畫必須要現代化,也曾提出「模仿新的,不能代替模仿舊的、抄襲西洋的,不能代替抄襲中國的」之論點。他認為中國繪畫經歷數百年而未曾有過突破,其原因在於大多數的畫家將古人的理論視為「金科玉律」,久而久之變成為教條主義,阻礙了中國繪畫的正常發展,因此劉先生便率起倡導藝術革新的觀念。
劉先生原籍山東青州,民國二十一年出生於安徽蚌埠,父親因中、日之戰而殉職,幼年即隨母親遷居於華中地區各省,歷經艱難困苦;民國三十七年考入南京國民革命軍遺族學校,而後到了台灣分發至省立師範學院就讀,民國四十年進入師大美術系;劉先生幼年求學時即非常喜愛畫畫,也深受師長的肯定,於湖北武昌就讀時經常在放學後流連一家裱畫店,畫店老闆即教授其初淺的作畫技巧,並提供作廢的紙筆讓他練習,也立定志向要成為一位畫家。
「一切的藝術來自於生活」是他的創作觀點,以對生活的體驗表現於創作中,將所見、所聞、所思、所感為題材,創繪心靈深處的自覺與自我,帶引觀賞者進入不同的視覺領域。劉先生早年作品即多次巡迴世界各國展出,深受各國藝術館及收藏家的喜愛與珍藏,亦曾獲得獎助學金遊學國外,因此有許多的機緣得以遊歷世界各國的知名藝術博物館和學府,閱覽吸收西洋各畫派的藝術創作理論和精神,開拓了他宏觀的藝術視野,也提昇了對藝術承襲啟發的使命感。
劉先生原本主張要採用全盤西化,但是他對水墨畫始終保有一份喜愛,而在欣賞過沈周的「廬山高」和郭熙的「早春圖」等真跡後,深深被中國繪畫所打動,因而重返國畫的創作領域,只不過他是在精神上的加盟,而不是重複於技巧筆法上的運用;他主張中國畫的現代化,其目的是要將傳統不適合於現代的,加以改變革新,創造出可供延續的新方法、新技巧,開展出中國繪畫的新境界;喜愛山的劉國松先生,並未刻意以山為創作主題,但是他對山勢神韻的表現和掌控,卻在無形中刻畫出山所具有虛無飄渺的視覺感受,啟發觀賞者的嶄新視野;他常利用黑白強烈的對比與大視角的俯瞰,再以大筆觸塑造出一些山形的暗示,使山勢的形態異於過去傳統的山水國畫,展現一種新的繪畫格局,催生出中國水墨的新風格。
任何一種繪畫都有屬於自己的技巧和基礎,而技巧則是依創作的需要而存在,但是創作並不僅只有技巧,還必須要有精神內容的涵養在裡面,諸如此類的觀點,正是他對教學和創作的領悟;早期從石膏打底到粗(抽)紙筋、拼貼、水拓、漬墨等創作技巧,證明了他的實驗性,也獲得非常顯著的成果,而他所謂「可控制的偶然」,其可控制的部分正是一種不斷學習和嘗試後所練得的功夫,也是他不斷實驗開創的重要所得。
他在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任教廿年,創立了「現代水墨畫」的課程,也教導出不少知名的藝術家,這是他在開拓自我創作成果之外的另一項成就。從他在求學、教學和創作的不同歷程中,均能獲得師長和知己好友的喜愛與鼓勵,同時也能得到實質上的協助,因此劉先生非常感念溥心畬、廖繼春等恩師的教誨與支持,對於有知遇之恩的李鑄晉先生,則更是尊愛有加,而他的成就也證明了師長和友人的慧眼。
勇於挑戰傳統,也不斷挑戰自我,不停歇的努力,是他對藝術的堅持,瞭解了劉先生的繪畫的精神和論述的基礎,我們可以知到一位擁有務實的創作技巧和教學理論的藝術家,對於自我的殷切期許,劉先生常以一位畫家要和科學家一樣,必須不停地實驗,實驗成功了才有創作,有所創作才能成為畫家,來不斷地自我激勵和勉勵後學者;其作品以一貫豐富而多變的型態,展現他自我對具象和抽象的形式意義,正如他所說「一部美術史就是從寫實而寫意而抽象的發展史,當然,所謂的抽象,並不是指狹義的抽象畫,而是指一種抽象的境界。因此,一部美術史,也就是一部藝術家掙脫形象束縛的奮鬥史」。
綜觀大千、行腳世界,以豐富的閱歷,開創個人藝術境界的聖地,是對他初淺的註解;他的作品靜中有動,有如錄影的動像,而非照相的定影,給人一種鮮活的感覺,是心靈與物象的結合。劉先生的知遇好友李鑄晉先生,曾如此形容他的作品「主要是把中國悠久的繪畫傳統,用創新的技巧與方法,參以西方的理論與創作觀念,融合而成一種新的藝術結晶」;由他所倡導的現代水墨畫,已成就非凡,同時也確立了承繼的地位。

 

.
創作者介紹

1115

vipeteb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