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強颱風“威馬遜”18日登陸海南文昌,致文昌市死亡7人、失蹤1人。災區雖然時間已經過去5天了,可是我的思緒還是停留在文昌翁田鎮那個被摧毀的小村莊裡、海南省軍區炮兵團110名官兵在積水村莊裡奔跑,通宵達旦搜索被困群眾……
  追風行動:直擊風情
  “17級!這是風力表能測的最大風力。”
  18日上午,南海網“追風記者”第二小組一行3人從萬寧輾轉瓊海再到文昌,當颱風逐漸逼近時,我們沿途可以感覺到風力越發的強勁。但也許因為我從小在浙江台州長大,也經歷過很多次颱風,所以心裡還是很淡定。下午1點半左右,當我們的車輛駛入文昌會文時,“威馬遜”開始漸漸發力,那種感覺像是龍卷風一樣,一股股過來,感覺會吸東西,讓人害怕。儘管這裡不是登陸點,但是這時大雨大風撲面而來,大風吹著樹枝劇烈地搖晃,有的已經被折斷,城區街道上難見人影,居民全都緊閉門窗,待在家中躲避風雨。
  到達文昌三防辦,這裡人頭攢動,坐在樓里,屋外風聲呼嘯,戶外廣告牌“砰砰”聲和玻璃窗沉悶的“嘭嘭”聲交織在一起...一幕幕場景,都預示著風災正一步步逼近。當日,第9號超強颱風“威馬遜”於15時30分在海南省文昌市翁田鎮沿海登陸。
  “報告!鋪前有人員受傷,急需救護人員進入。”“報告!通往瓮田的兩條道路都被大樹圍堵,救援隊員暫時還無法進入現場。”“報告!翁田鎮已出現一例死亡”……一時間,整個文昌斷水斷電,通信中斷。就從這時刻起,“威馬遜”開始對海南全島進行襲擊。
  我們在路上:“飛來橫禍”差點遭砸傷
  18日晚7點左右,我們得知消息,三江農場出現險情,可是此時我們採訪車的油只剩下三格,當我們跑遍了文昌城區內所有的加油站都已經停止加油。頂著隨時車輛都有可能半路熄火的風險,我們還是選擇繼續前進。
  在狂風中,採訪車顛簸得像巨浪里的小船一樣,“這個時候,大家都在往外撤,只有我們才往裡走。”
  當到達三江鎮時,已經是當晚8點半,整個鎮上一片漆黑,被“風魔”撕去樹皮的大樹、倒在路上的電線桿、七零八落墜落一地的鐵皮棚和滿地樹枝樹葉的鄉村道路,蕭瑟的場面讓人仿佛置身於只有電影中才會出現的“災難世界”,鎮上還有很多居民家的大門都被刮跑。我和攝像記者試著下車拍攝颱風過去整個三江鎮的狀況,一打開車門,只見大風裹挾著樹枝、廣告牌等碎片四處散落,隨時都有被砸傷的可能。
  後來有看到自己的一些畫面,說實在話,自己也是有一些後怕,但是當時也沒有想那麼多,就是覺得單位派我到颱風第一線,一定要把自己所看到,所採到的一些真實東西反映給網友看。
  隨後,我們繼續前行去往三江農場,但由於前面的道路太黑,整條鄉間小道只有我們一輛車在前行,路面也被連根拔起或折斷的樹木阻斷。而這時候雨沒有停,反而繼續發力,原本10分鐘的路程,我們走了一個多小時還是沒有到達三江農場。這下我們意識到已經迷路了,見到周圍黑漆漆一片,車子還有隨時被吹翻的可能,心裡開始有點不淡定。
  啊!就在這時,車窗外突然飛來一塊鐵皮廣告牌,直接砸向車頭。我們在車內發出一陣尖叫,我抱住頭試著抬頭一看,很幸運,我們逃過一劫,車頭的車窗沒有被砸中。來不及平靜自己的心情,我們又繼續前行。就在這時,當地一名老伯還跑出來讓記者不要繼續往前走。“聽說前面被淹了,根本進不去。”
  看著車上油表已經跳至一格了,無奈之下只能停車先避避風頭。而這時,我們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全身濕透,凍得直打哆嗦。
  當晚11點,海南省軍區某炮兵團到達三江農場,我試圖聯繫上部隊,並坐上他們的車繼續前行挺進災區。
  請記住他們,那些感動災民的普通官兵
  走進三江農場,得知這裡有22個村莊受海水倒灌被淹,19個村莊較為嚴重。在當天下午第一輪的轉移之後,當晚官兵還要繼續進入農場搜尋被困群眾。
  19日凌晨一點,在三江灣,這家吉富水產公司26名職工以及家屬被困宿舍。海南軍區某炮兵團的官兵冒雨趟著一米多深的水進入廠區,我和攝像兩人試圖走了一半,但是因為前面一片漆黑,水位越來越深,考慮到設備的安全,很遺憾,我們只能在廠區外等著。一名、兩名...救援隊伍陸續出來了,但是官兵們身上的雨衣有的卻都不見了。
  其中一名老人和小孩是官兵們背出來。海南省軍區某炮兵團副團長蔡迪星全身濕透,來不及給記者介紹幾句就開始投入新的救援當中去。
  凌晨兩點,三江灣附近的一位60多歲農場職工,因為發生嘔吐頭暈癥狀和其老伴被困家中,接到警情,戰士鄧創林立即驅車去其家中。身材高大的鄧創林又冒雨趟水進入現場將病號吳國雄背出來。一路上,吳國雄一直在吐,其老伴心疼流下眼淚。當送達至三江農場衛生院,鄧創林二話不說,接過剛纔吐了一袋子的嘔吐物,並扶著吳國雄進衛生院。結束救援之後,鄧創林卻不好意思地告訴記者:“這都沒有什麼,不用拍我了,這也是我應該做的。”
  凌晨兩點10分,一名有6個月大孕婦被困,同樣的戰士們不顧惡劣天氣依然繼續前進,將孕婦救出。
  凌晨兩點半,在山頭脊村內兩名養殖戶被困,其中一名60歲的魚塘主因為手部骨折無法行動,官兵游過受淹區域,又趟過齊腰水位的道路,進入現場將傷員救出。
  凌晨5點,海口市三江鎮官路村內一家四口被困,情況緊急。海南省軍區75569部隊作訓股股長張鵬帶領9名官兵趕赴現場。當時路很不好走,倒塌圍牆堵在被困群眾的家門口。就在這時風雨交加,害怕水位繼續上漲,張鵬迅速作出決定,從坍塌的圍牆上跳下去,進入被困群眾的家。沒想到這一跳,右腳後跟被拉了一口子,但他卻全然不知,指導救援結束,張鵬才發現自己的腳拉開了6公分的傷口。
  其實,在當晚的救援中,很多官兵我都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但是,他們讓我感覺到人間的真情,當天我也發了現場見聞,特別希望這些美好的東西能夠發揚光大。
  而這一夜,我幾乎沒有合眼。一是因為全是濕透,害怕坐下來睡著會感冒。第二個,也是希望不要錯過官兵們救援的每一個瞬間。時間也過得特別快,這時被派出去的10個小分隊,還有7個繼續在村裡搜尋。
  走進災區:她們的淚水,他們的微笑讓我放不下
  結束三江的採訪,我們又和另外一組記者匯合,準備一起走進這次颱風的登陸點——翁田鎮。但是看到沿途被摧毀的樹以及正在疏通道路的工作人員,讓人感覺更多的是一絲沉重。
  而作為每一位奮戰在一線的記者,我想,最希望看到的是自己的報道能夠為受災的群眾幫上忙,能夠為他們災後重建鼓一把勁兒。
  “到我家上去看一下吧!”“你能去我家拍一拍嗎?”一見到記者,路過的村民說的最多的就是這句話。我們來到的第一個村莊叫做排崀村,沿途中因為一夜沒有合眼,有些精神萎靡的我,卻突然振作起來。因為看到颱風過後的第一天,很多村民都開始爬上屋頂開始修補自家的房子。
  當我們走進翁田排崀村,大量的房屋的屋頂被掀開,有的房子被夷為平地。颱風過境之後,在村子裡面,許多村民還在廢墟中收拾,希望能找出些能有用的東西。村民張光彪帶著我們看了他的家,只見三間瓦房只剩下一間。而在張光彪家的小院子內,我們還能看到中午的時候他們剛剛在這裡生爐子煮了點番薯粉。除了自己吃點,剩下的也是要給家裡僅剩的幾隻家禽吃。就在記者的採訪中,一名大約只有5歲的小男子,拿起鍋蓋一直在舔,其母親含淚阻止。“孩子確實是想吃熱騰騰的米飯了,我們家現在房子也倒塌了,也不能煮飯。下一步我就希望儘快能夠恢復我們的生活。”看到這一幕,我們一行人忍不住眼眶泛紅。同行的同事想跑去採訪車上把僅剩的乾糧拿來給這孩子吃,但是因為突降大雨,採訪車進不來,我們也出不去,所以最終我們只能放棄。
  在內六村,村民鐘瓊燕接受我們採訪時,只是對著我微笑,她說聽不懂我說的普通話。我問起當天颱風來臨時的情況,鐘瓊燕告訴記者,上午村幹部來了說要求轉移,她就去鎮上的小學了。颱風過後,她回到家中一看,一下子都愣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我也不想這樣子。”鐘瓊燕留下了眼淚。但是,一轉身,她卻跑進被颱風吹掉屋頂的房裡拿出幾瓶礦泉水一定要讓我們喝。我從背包里掏出一瓶水告訴她,我們自己也帶了,她才肯放棄。而我也為災區人民的樂觀所感動。
  當天,結束採訪已經到了下午6點,走在村裡了,村民們站在自家門口絕望地望著自己的損毀的房子。但無論我們將鏡頭伸向誰,無論衝著我鏡頭的是老人,還是孩子,他們回饋給我的,總是一種純樸的微笑。我想,這種純樸的對生活的樂觀精神,一定會保佑他們最終戰勝這場天災。
  (南海網海口7月23日消息記者 陳麗娜)
  海南軍區某炮兵團的官兵冒雨趟著一米多深的水進入廠區轉移被困群眾。(軍區供圖)
  海南軍區某炮兵團的官兵冒雨趟著一米多深的水進入廠區轉移被困群眾。(軍區供圖)
  連續奮戰一夜,官兵們小憩一會,又將繼續投入救援。(南海網記者 陳麗娜攝)
  救援中,官兵腳被拉開6公分傷口全然不知。(南海網記者 陳麗娜攝)
  當我們走進翁田排崀村,大量的房屋的屋頂被掀開,有的房子被夷為平地。 (南海網記者 陳麗娜攝)
  當我們走進翁田內六村,大量的房屋的屋頂被掀開,有的房子被夷為平地。颱風過境之後,在村子裡面,許多村民還在廢墟中收拾,希望能找出些能有用的東西。(南海網記者 陳麗娜攝)  (原標題:南海網記者“威馬遜”颱風一線採訪手記:震撼 感動 放不下)
創作者介紹

1115

vipeteb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