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東北師範大學農村教育研究所發佈了《中國農村教育發展報告2012》。在對全國9個省份、19個區縣、174所學校共5285名教師進行調查後,報告發現,農村教育雖然得到了硬件上的改善,但由於工資待遇低下,職稱評定難,在榮譽體系處於末端,農村教師這個職業對優秀人才的吸引力卻日益減弱。
  根據2011年的統計數據,全國義務教育階段有專任教師868.84萬人,其中,74.57%分佈在鎮區和鄉村,近四分之一在艱苦地區工作。而根據本次調查,這些農村教師中,中老年男性占了主體,他們的知識水平普遍落後,授課專業的對口率低,年輕男性則寧願出去打工,也不願意在農村當教師。
  教師“下不來,留不住”是困擾農村教育已久的問題。“如果保留了學校,而無法配備優秀的教師,處於社會底層的家庭子女就只能接受劣質的教育,在‘知識改變命運’和‘教育蘊藏財富’的時代背景下,這種分層化的教育無疑是對社會公正的嚴峻挑戰。提升農村教育職業的吸引力,不只是對農村教師的尊重,更重要的是對學生平等受教育權的尊重和對社會正義的張揚。”該報告負責人、東北師範大學農村教育研究所所長鄔志輝說。
  中老年男性教師占統治地位,當教師不如當小工
  在安徽一個村小教學點任教的馮珊是學校里唯一的年輕教師。餘下的7名教師里,有5名是50歲左右的男教師,還有2人則是退休後返聘的。這是典型的村小教學點教師構成。根據本次調研數據,相對於城市學校教師的“陰盛陽衰”現象,農村教師的年齡和性別構成則表現為“年輕教師女性化、老齡教師男性化”。在樣本群體中,25歲以下的教師超過80%是女性;然而到了40歲以上,男性教師就占到大多數,50歲以上教師中,超過80%都是男性。
  在年齡層次上,鄔志輝說,完美的教師年齡結構應該是“倒U型”,即以30~50歲年齡段的教師居多。根據調查,城市教師群體的年齡結構基本呈“倒U型”,而在農村則相反:30歲以下教師已經達到34.3%,約占三分之一,50歲以上的教師卻還有22.75%,“中年塌陷”問題十分嚴重。
  近年來農村年輕教師的增加,主要得益於國家實施的特崗教師、免費師範生計劃、碩師計劃等農村教師補充政策。2011年~2012年,我國共畢業免費師範生2.18萬,其中有91.5%的學生到中西部中小學任教。
  在新進的年輕教師中,女性占了絕大多數。究其原因,鄔志輝認為,由於隨著城鄉限制流動的解禁,教師工資待遇的低下,比起當教師,年輕男性寧可選擇出去打工;只有女性考慮到教師職業相對穩定,有助於教育下一代,因此還願意當教師。
  儘管如此,從總數上來看,村屯學校中的男性教師仍然具有明顯的統治地位,在各年齡段的平均占比達到82.39%,且體現出明顯的老齡化傾向。
  鄔志輝認為,由於學校只能按照一定的生師比配備教師,隨著農村外出務工人員的增加,隨遷兒童也不斷增多,學生越來越少,教師便無法再增加新的編製,這限制了年輕教師的引進,造成了農村教師隊伍中,“男性統治”、教師老齡化的現象。
  而且,目前留在農村的男性教師,大多數是曾經的老民辦教師、代課教師等,他們知識水平落後,且已經步入中老年。根據調查,農村教師第一學歷平均受教育年限超過了13年,最高學歷平均受教育年限接近15年,教師主體學歷實現了從中專到本科的飛躍;但城市教師的上升幅度仍明顯大於農村教師,農村教師的主體還是中師和師專畢業生,教師授課的專業對口率也仍然較低。
  在鄔志輝看來,中老年男性教師是一個尷尬的群體:年齡較大,已經失去了種地的本領,外出打工也缺乏競爭力,因此,只能堅守在教師崗位上。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沒有正式編製,在一些經濟不發達地區,每月的工資只有五六百元,甚至300多元。
  “現在,農村教師的職業已經不具有吸引力了,甚至比不上工地的小工。”華中師範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雷萬鵬說。
  農村教師在職稱評定上處於劣勢、榮譽體系處於末端
  為什麼農村教師職業缺乏吸引力?“農村畢業生不願意回農村,城市師範生不願意下農村,還是待遇問題。”在吉林省白山市撫松縣教育局原局長陸世德看來,在硬件上,農村與城市教育的差距已經大大縮小,但在軟件上不僅沒有縮小,反而拉大了。
  儘管各地農村教師的工資水平在逐步提高,但此次調研數據表明,在職稱結構上,即便位於同一縣域,與縣城教師相比,鄉鎮初中和村屯小學的農村教師也明顯處於弱勢,只能“大器晚成”,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農村教師的積極性。
  在縣城初中,擁有“中教高級”職稱的教師占16.98%,平均晉升年齡39.02歲;鄉鎮教師中,有“中教高級”職稱的則只有10.77%,平均晉升年齡40.86歲。在縣城小學,教師有“小教高級”職稱的占55.94%,平均晉升年齡32.98歲;村屯教師則僅占41.57%,平均晉升年齡為37.41歲。
  也就是說,鄉鎮初中教師晉升高級職稱,平均要比城市和縣城教師晚近2年,村屯小學教師要晉升高級職稱,則要比縣城小學教師晚4年半。
  “在同一個縣域內,職稱的分佈極不均衡,會嚴重影響教師向農村流動的積極性。”鄔志輝說,在當前的職稱評定體系中,不同層級的學校能夠得到的中高級專業技術職務的比例不同,因此,辦學水平較低的農村學校,能獲得的高級職稱的比例也相應較少。
  根據山東某縣的職稱評定規則,縣級規範化小學的初中、小學高級教師職務分別控制在教師編製總數的14%、2%;一般學校的初中、小學高級教師職務則只有9%、1%。
  除了在職稱評定上處於劣勢,在教師的榮譽體系中,農村教師也是“二等公民”。根據調研數據,農村教師數量雖多,得到的榮譽稱號卻最少,“縣級骨幹教師”稱號給予農村教師的機會只有縣城教師的三分之一;得到“市級骨幹教師”、“省級骨幹教師”稱號的,縣城教師中分別有4.72%和1.6%,村屯教師則只有0.89%和0.59%。
  這些在職稱評定上處於劣勢、榮譽體系處於末端的農村教師,卻要承擔比城鎮教師更重的教學任務,村小教師平均每人要教2.38門課程,縣城和鄉鎮小學教師則只教1.14和1.41門課程。
  工資三千到四千元,就有80%師範生願意去農村
  面對農村教師“下不來、留不住”的困境,2013年,鄔志輝的團隊又針對國內多所211、省屬重點和省屬一般師範院校的學生進行了調查。調查顯示,師範生對待遇的期望值仍然擺在第一位,其次則是在精神上得到認可與尊重,以及在職稱評定上的需求。
  “不是兩百、三百元!要大幅提高農村教師待遇才行!農村教師的待遇要讓城市教師眼紅。”陸世德說。
  到底多高的工資,才能吸引師範畢業生去農村?“大多數學生都沒有漫天要價的心態,只有幾所頂尖師範院校的學生對工資的期望值比較高。”鄔志輝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根據調研數據,初期月工資達到3001~4000元時,就有79.4%的受訪大學生表示願意去農村任教;如果工資達到4001~5000元,88.07%的大學生都願意下到農村。
  2013年9月13日,教育部、財政部印發《關於落實2013年中央1號文件要求對在連片特困地區工作的鄉村教師給予生活補助的通知》,對連片特困地區義務教育鄉、村學校和教學點工作的教師給予生活補助。隨後,各地也出台配套措施,如江西省每年投入1.5億元,將艱苦邊遠地區農村中小學教師特殊津貼由每人每月105元提高到210元,最邊遠地區農村中小學教師特殊津貼標準由每人每月180元提高到360元,立刻吸引了一批教師前往農村任教。
  但根據測算,如果讓所有農村地區教師都能達到他們所期望的工資收入,國家還需要投入260~750億元的資金。
  鄔志輝認為,在目前的環境下,除了寄希望於體制、機制的改革,還可以通過學校內部“微環境”的建設加以改變。
  “除了工資水平,影響教師積極性的因素還很多,包括考核、獎懲、周轉房條件、培訓機會等等。”鄔志輝說,農村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決定了不可能擁有像城市一樣的條件,農村教師也不可能在短期內擁有和城鎮教師一樣的待遇,但如果各個學校的校長都能儘力改善年輕教師的教學、生活環境,也能夠提高他們的積極性。
  鄔志輝表示,這些“微環境”因素,對於“特崗教師”選擇離開還是留下長期從教,也有著重要的意義。目前,“特崗教師”的服務期是三年,三年期滿後,一些人都會選擇離開。“工作負擔輕一點,住的離學校近一點,能夠得到領導的賞識和尊重,校園文化更溫馨,都會成為吸引他們留下來的因素。”
(原標題:“當教師不如當小工” 老難題何時能解)
創作者介紹

1115

vipeteb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