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關註 NEW CULTURE VIEW告訴你研究曹操DNA的意義在哪裡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近日,復旦某課題組首次100%確定曹操家族DNA。復旦課題組下一步計劃,從三個層面立體地來做歷史人類學研究。目前,孔子及其後人、堯舜禹、黃帝、炎帝是真實歷史人物還是傳說人物的研究都有了相當大的進展(見本報11月12日B05版報道)。
    復旦大學搞的這一系列計劃看起來很不得網友待見,說多難聽的話的人都有,如果把網友的觀點一言以蔽之,那就是網友們認為這項工作毫無意義,純粹浪費錢。對此我只能說,如何看待這件事,取決於我們對於“意義”的看法。復旦大學課題組研究曹操的基因,研究孔子以及堯舜禹等人,它的意義就在於搞清歷史真相,尋找歷史的本來面目。
    筆者是學歷史出身的,關於堯舜禹以及炎帝和黃帝是信史還是傳說這個問題,幾乎是每一個學習歷史的人首先遇到的問題。我們總說我們是五千年的文明古國,然而如果沒有了上述部分,我們的文明史幾乎就被腰斬了。所以搞清這個問題,實在是太過重要了。關於三皇五帝是真是假的問題,實際上在清朝時期就已經開始研究了,而最著名的質疑來自於歷史學家顧頡剛,在他給錢玄同的書信中,顧頡剛提出了自己的疑問:第一,時代愈後,傳說的古史期愈長。周代人心目中最古的人是禹,到孔子時有堯舜,到戰國時有黃帝、神農,到秦有三皇,到漢以後有盤古等。第二,時代愈後,傳說中的中心人物愈放愈大。如舜,在孔子時只是一個“無為而治”的聖君,到《堯典》就成了一個“家齊而後國治”的聖人,到孟子時就成了一個孝子的模範了。這些觀點最終產生了著名的“古史辨學派”。看上去,我國上古時期的歷史,更像是儒家譜系的自我完善和自我美化。
    對於聽慣了堯舜禹夏商周的中國人來說,顧頡剛的質疑是振聾發聵的,它動搖了我們的一些固有觀念,我覺得這是好事,具有懷疑精神總是好事。而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去證實這段歷史,或者是證偽。實際上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我們國家就開啟了“夏商周斷代工程”一個以自然科學與人文社會科學相結合的方法來研究中國曆史上夏、商、周三個歷史時期的年代學的科學研究項目,是一個多學科交叉聯合攻關的系統工程。而我們引入DNA技術來研究曹操的家族譜系正是這種跨學科研究方法的一次實踐。而更進一步,我們可能就會給夏商周這些朝代以及那些傳說中的祖先一個“名分”,就像特洛伊古跡的考古發現證明瞭荷馬史詩並非完全是傳說。
    以上,就是我們這些歷史愛好者眼中這項工程的意義所在。然而我相信,對於廣大網友而言,這些專業的回答無法讓人滿意。他們會問,這些枯燥的東西,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太有關係了。克羅齊怎麼
  說來著: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陶淵明怎麼說來著: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如果沒有那些歷史上的經驗教訓,我們豈不是要處處碰壁,處處彎路,以至於頭破血流?歷史讓我們不必親身經歷就能躲開那些血的教訓。而且我們生在這個世上,不清楚歷史,你只能活在當下,僅僅活在當下,你的生命只有區區幾十年,為什麼不依靠歷史讓生命穿越、更豐滿呢?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歷史學延長了我們的生命,豐富了我們的人生體驗。
    如果從八卦一點的角度來看,歷史給清宮戲和穿越劇提供了素材,而只有理解歷史,我們才能夠體會到其中的樂趣。就像有個網友說的那樣,一個不能理解克拉奧佩特拉(埃及艷後)的眼淚如何使得一個王朝覆滅的俗物,大概在自己現實生活中也完全不懂愛情魅力為何。那麼你懂嗎?如果從形而上的角度看,歷史學有可能從科學的角度回答了哲學提出的“我們是誰?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這幾個終極問題,比如這個基因工程,也許就能告訴我們中國人的起源,還有比這更有意義的嗎?
    當然我們也不能把所有的問題還給讀者,就像科學家需要科普一樣,歷史學家和歷史工作者的一個任務也是如何讓歷史生動起來,讓它說話,讓它通俗。比如早在20世紀80年代的時候,牛津大學人類基因研究所的布賴恩·賽克斯教授就開始用DNA技術進行研究了,這種技術被統稱為“分子考古學”。他最著名的一個課題是考證了成吉思汗的後裔多達1600萬人,甚至滲透進了英國皇室。這麼八卦的話題,即使大眾不明白是如何考證的,也會興趣盎然。這讓人感到歷史的樂趣不僅僅屬於專業人士。
    如果有什麼是讓我們所擔心的,那麼擔心恰恰來自這項研究可能具有目的性。有了這樣那樣的目的,我們就很難保證學術研究的純粹性。史學家唐德剛說,我們要去尋找歷史而不是證明歷史,這話的意思是,我們要先去研究,然後推導出觀點,而不是先設定一個觀點,然後去篩選能夠證明觀點的證據。
    因此一個合格的歷史學家,應該是客觀公正的,我們可以有觀點,但是觀點應該建立在史實的基礎上。如果真的有炎帝和黃帝這些人,我們為他們正名,如果他們真的是子虛烏有,那也不耽誤我們是“炎黃子孫”,別忘了我們還是“龍的傳人”呢?所以不要賦予歷史研究太多的現實意義,5000年的歷史固然悠久,但即便只有3000年的歷史,相比於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這也足夠我們自豪的了。
    本報評論員 牛角  (原標題:告訴你研究曹操DNA的意義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1115

vipeteb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